“水墨松龄”曾松龄中国画展

wwwd88.com

2018-10-23

展览介绍科技的创新是无限的,它基于思维和实验,不断得到实用和需求的验证。

艺术形式的创新是有限的,艺术形式跳跃式的转换很快到达人类视觉感知的局限,不足百年的形式实验已经到了断崖的边缘。

经过长时间的犹豫之后,我绘画的涂抹还是依附了生活,希望生活中的生命内涵能够补充形式的不足,把形式的有限思考依附在内涵的容钵之中,是我认为的绘画的出路。

在神疲体衰之后,感觉到宣纸和毛笔对体力的亲和,这种随手即兴即发、兴止饮茶的简便材料真是老年人的福音。 用一种不循规矩的涂抹方式作画,更是一种良好的养生方式。 思考对一个脑袋日趋迟钝的弱智者来说已不可取,所以马马虎虎的感知描述就成为我可能的选择了。 于是断断续续留下了数十幅水墨的涂鸦之作。 许多友人可能觉得已时日无多,劝我并帮我整理结成集子,给自己过往的生活留下一点记忆,把记忆变成一点印记。 这是这本集子的初衷,如果它会成为朋友圈里聚会时的一点淡淡话料、则超于所望矣。 特别感谢周围朋友们的热情鼓励和大力帮助。 曾松龄2017年春月潮汕籍画家曾松龄,任职广美油画系主任期间,接受吴南生书记之请,不辞辛苦,往来于广州汕头两地,为汕头大学美术学科初建和日后发展,打下坚实基础;油画创作是他一生的事业。 艺术上获得很高声誉。 他的作品在接受苏联油画教育的基础上,融入欧洲绘画考察获得的现代观念,以及赵无极杭州培训的心得感悟,形成松龄油画作品审美的丰富内涵。

画家的民族情怀和作品的乡土气息,令观众每毎动容,赞叹不已。 步入古希之年的松龄,艺木活动依然活跃,时有国画水墨写生作品进入观众的视野。

这次贵州写生成集,更像松龄对于国画水墨艺术,一次学术性的表达:线构物象,变化的浓淡笔墨融入花青色调的静谧中。 可谓雅致清新,垂范后学。

祝贺松龄兄新的艺术成就。

文/陈 延对于曾老师的国画是很难用中国传统水墨中的空灵和禅意或者当下实验水墨的张力表现来度量。

曾老师长期操持油画的积累,使他对西方文化有深入的理解,同时具备开阔的艺术视野。 这使他在自身艺术创作有了一个比较坐标。 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宣纸媒介自然而然的理解和亲和力,使他到了年长的时候转向国画的绘制。 而他自身的中国文化基因和所具备对图形敏感和控制力自然地汇聚成一种艺术创作状态并流露于笔端。 正如一位长者常年游历于异乡,重返故土对于故乡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新鲜,这从而激发他对于新媒介的探索热情,所以观赏曾老师的画作不能以简单的新旧笔墨或当代性去解读。 他是一种当下自身的状态和境界。

他的画面自然而然生成出一种无为而为的态度,从他的画中透露出一股恬静的生活气息,在当下纷争的场境下,这种绘画状态反而使观者感到温暖自然。 文/杨培江。